第25章 第025章(1/2)

 小可爱, 是宠溺的称呼。

 唐加加长得可爱,说话可爱,神态可爱, 是当之无愧的小可爱。

 唐梨是一座光鲜亮丽的枯井,她强硬,洒脱, 无畏, 盘踞着, 稳稳的,好似什么风也吹不进,雨也淋不到。若是有人朝她的井里投下一颗石子,很久也不会听不到回音。井壁上爬满了日积月累的青苔, 终年不见阳光。

 没有被父母的蜜罐泡大, 没有被漫长的岁月亲吻,她不稀罕被靠近, 被喜欢, 被宠溺, 然而雪地上的这四个字,像开启了她某处生锈的开关, 向她这座枯井骤然投下几道炙热的光束……她忍不住伸出手, 把光给予她的灿烂斑驳握住, 任凭暖意沾染整个身体。

 是啊, 即便父母不爱, 她仍然需要怀揣着一颗七窍玲珑心, 赤诚的, 积极的, 逼迫自己像小太阳一样鲜活, 爱山间月,爱云上风,爱一切美好的……然后接受靠近,接受喜欢,接受宠溺,做一个值得被爱的小可爱。

 唐梨把唇抿成一条线,手指轻轻触碰照片上的那四个字,每一横,每一撇,仔仔细细地描摹着,收进心底,藏在只有她知道的角落。

 放大照片,雪花把葱葱绿枝压弯了腰,园路旁仿古草坪灯的屋檐上也坐了雪……

 唐梨瞬时瞪大眼睛,把照片再放大。

 这时,照片消失了。

 再返回朋友圈一看,程庐删掉了方才的照片。

 唐梨:“……”

 关掉朋友圈,打开通讯录,拨出电话。

 “喂。”对方像是犹豫了半天才接上电话,声音略有些不稳。

 “你干嘛删掉?”唐梨定定问。

 “什么?”

 唐梨:“你站那儿别动。”

 “别……”还没等程庐拒绝,唐梨挂了电话。

 -

 雪花越来越大,从天而降,沾染着冰冷气息四面八方席卷而来。

 深冬的城市因为这场雪倒增添了几分热闹。不睡觉的小孩们欢跳着打雪仗,有人推开窗户伸手敛走几片属于自己的雪花,还有人孤身站在雪地里,如独松,像挺竹,等着某个人。

 远处昏黄的灯光下雪花飞舞,一道纤细的身影从黑暗中闪现,沿着厚厚的雪路,飞奔而来。

 雪路漫漫,限制了她的脚步,急促的咯吱声像踩在程庐的心上般,从远至近,一下一下,如战鼓激荡着人心。

 他站在路的尽头,一阵风吹来,雪花落下,把他的面庞隐藏着,又像是笼上了一层雾。

 唐梨喘着气,使劲朝前挥手。红色毛线帽下,她的脸越发显得白皙小巧,明亮漂亮的眼睛里流淌着盈盈的光泽,是这冬夜唯一的暖色。

 “程庐!”

 清脆的,愉悦的,是直抵人心的声音。

 程庐迈开步,由远至近,向唐梨走来。

 唐梨一路冲过来,雪花被甩在身后,“程庐!”

 小小的圆形下沉广场,平日里是小孩们的乐园,此刻雪花铺满,是深夜不可言说的隐秘舞台。

 唐梨戴着红帽子,红围巾,像雪地的红色小狐狸,陡然窜到程庐的面前。

 一高一低,两道身影被路灯拉得幽长。

 红唇微张,不断的气息化作白雾,晕染出山水画似的脸庞,唐梨仰着脸,眉眼弯弯。

 “程庐!”

 她的声音低低的,从喉间小心翼翼喊出,克制着,却又带着说不出的旖旎。

 “嗯。”程庐伸手把她的帽子往下拉了拉,遮住她被冻红的耳朵。

 他的鼻头也微微泛红,手掌也凉得透心,蹭到她的脸庞时,惹得她狠狠一抖。

 唐梨急急敞开红色围巾,踮起脚,凑上前,缠绕,一圈又一圈……

 她一半,他一半,一条红色围巾把两人紧紧箍在了一起。

 寒气退让,雪花飞走,四目相对,她的手紧紧攥着他的手臂……四周突然安静,似乎还能听到雪落的声音,以及彼此胸腔里的心跳声。

 “照片我还没保存。”

 “嗯。”

 “给我嘛。”

 “不给。”

 “为什么呀?”

 “……”

 唐梨揪着他的胳膊,急得又蹦又跳。

 “不给。”程庐拒绝。

 唐梨气坏了,一把揪住垂落在程庐脖颈旁的红色围巾……猝不及防的,程庐被揪得陡然低头,鼻尖几乎碰到唐梨。

为了长久,放了点广告,勿怪!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

字号变小 字号变大